交通红利高峰带来焦虑。为了获得交通流量,人们开始利用信道下沉来实现。所谓的航道下沉实际上是另一种交通方式。社会电子商务是在渠道下沉的背景下诞生的。但是,如果仅仅用交通运输的思想和逻辑去收获用户,就无法改变用户的痛点,也无法解决自身的发展问题。因为新零售时代不需要社会电子商务。所谓的新零售时代,实际上是一个彻底告别供电商的时代。在这样一个时代,传统的电子商务平台深深地介入了行业的实际流程和环节,不再像互联网时代的传统行业那么清晰。如果我们利用社会电子商务的流量来掩盖电子商务时代的终结,而不是寻找解决电子商务困境的方法和途径,那么所谓的社会电子商务或许只是一块垫脚石。

当社会电子商务所创造的电子商务时代,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的对立加剧,用户的痛点无法真正破解时,所谓的社会电子商务最终可能面临当前电子商务巨头将遭遇的困境。人们之所以如此热衷于社会电子商务,是因为他们熟悉电子商务的运作逻辑,有时只是把社会电子商务当作一种融资手段。无论是从社交业务诞生的背景,还是从那些倡导新零售理念的人的出发点,所谓的社交网络业务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创新性存在,它只是以互联网为导向的以流量为导向的发展模式到了极致的表现。因为社会电子商务真正吸引资本的不是“电子商务”,而是“社会”,而“社会”的背后实际上是流量。如果盲目获取流量,缺乏上游产品和下游服务的变化,所谓的社会电子商务只是在流量高峰的背景下,简单粗暴的商品销售手段,没有真正的内涵和意义。在强调产品和服务深刻变革的今天,社会电子商务的出现只会延缓上下游产业的深刻变革,使消费升级的红利受挫。有人可能会说,社交电子商务实际上是在提供新产品。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些产品的生产和设计并没有真正跳出传统的生产和供应逻辑。用户之所以购买这些产品,要么是因为拥有大V的IP,要么是因为内容,要么是因为社交关系。

当社会电子商务产品的供给与用户需求之间没有真正的对接,而是大V、大内容、大社会关系的强力推动下,一些产品或许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但对于上游厂商来说,很难有很大的改变。另外,由于生产方式的改变会对上游厂商产生巨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社会电子商务对上游厂商和转型的影响其实相当有限。当社会电子商务只是盲目地销售商品和股票,却缺乏上下游的深度转型时,所谓的社会电子商务只是一个虚假的概念游戏。当用户不再对大V、内容和社会关系“感冒”时,以简单销售为主的社会电子商务发展模式必然会遇到困难和困难。随着新零售的激增和整个行业从传统电子商务的平台模式向深度授权模式的转变,人们对社会电子商务的盲目支持只会暂时掩盖整个行业的发展问题。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来说,社会企业的坚持无疑是一个亮丽的魔盒。当它带来虚假繁荣和光明退却时,整个行业的发展将回到新的零售发展轨道。当流量变得稀缺时,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期待通过渠道下沉来延续互联网时代的辉煌,当社会电子商务成为延续流量梦想的“养分”时,此时,我们真的应该思考也许在这个新零售逐渐被验证落地的时代,社会电子商务真的是未来的接班人?如果我们仍然使用社交电子商务来继续获取流量和收获流量,那么当人们对社交电子商务免疫时,我们还必须坚持流量思维吗?显然,这个想法是不正确的。在社会电子商务逐渐被资本和巨头重视的时代,其实其内在逻辑是迷恋流量和基于互联网的发展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