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换债券转股一直是近几年来的热门话题。去年,有18.09亿股利奥股票出现商誉减值。可转换债券转股股东数量接近大股东,这是因为人们对可转换债券转股的关注。2018年4月,利奥20亿1.98亿美元债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大大补充了现金流。截至2019年2月28日,可转换股份总数为5.89亿股,占可转换债券转股前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0.60%。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利奥股份第一大股东为王祥龙,持股比例为9.58%,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比例过高。9月27日,新京报记者就可转债占总股本比例偏高的相关事宜致电LEO秘书处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事件暂时未影响公司的控制权,应以公告为准。债转股占总股本的10.60%,2007年近90%的质押物由控制人承诺。利奥股份以泵送产品为主要业务,进入资本市场。2012年,利奥股份的净利润被腰斩。在主营业务发展受挫后,利奥股份开始大规模延伸并购。2014年以来,我们先后收购了公司广告有限公司、Argon and Krypton广告有限公司、Silver Amber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万盛伟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微创广告有限公司和有限公司。不过,其偿债压力也在逐渐显现。截至2017年底,利奥股份货币基金规模为9.843亿元,而其当年年末的短期借款规模为20.25亿元。同时,其大股东以质押方式融资。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9月27日,利奥股份共有16.58亿股质押,总质押率为24.92%。从利奥股份实际控制人王祥龙和兄弟俩一致行动人王庄利的股权质押来看,股权质押比例一直较高。截至8月10日,王祥龙持有利奥股份6.3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58%;王庄利持有利奥股份5.0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8%。王祥龙的公司股份质押5.43亿股,占公司股份的85.19%;王庄利的公司股份质押4.86亿股,占公司股份的96.35%。在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率过高的情况下,2015年6月牛市后,利奥股价一直处于震荡下行趋势。利奥股份的股价已从最高点9.46元/股下跌逾8元。

截至9月30日,利奥股份收盘价为1.67元/股。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6月至2018年10月,第一大股东和一致行动人就多次发布补充质押公告。2018年10月16日,利奥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向荣先生、公司一致行动人王庄利先生于近日通知利奥股份,王向荣先生、王庄利先生对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进行了补充质押。在短期借款居高不下之际,公司开始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资金。2018年3月22日,利奥股份公开发行2100万股97.5万股和500股转换公司债券,每张面值100元,发行总额20亿股19.7亿股54.7万元和500元。

可转换债券的发行优先于股票登记日截止日后登记发行人的原股东。首次配售后原股东余额(含原股东优先配售)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网上交易系统分配给社会公众投资者。认购金额不足20亿19.7亿54.7万元,由主承销商承销。从发行结果看,原股东获配5819.7万份,折合人民币5.82亿元,占发行总额的26.48%。其中,王祥龙、王庄利认购可转换债券3.7亿元。可转换债券的初始可转换价格为每股2.76元。2017年股权分置实施后,可转换债券的可转换价格调整为每股2.75元。2018年11月14日,可转换债券可转换价格调整为每股1.72元。据二级市场人士透露,可转换债券的价格受上市公司目前股价的影响。截至2019年2月28日,共有10138.6万股“利奥可转债”转换为公司股票,共计5.89亿股,占可转债转换为股票前已发行股份总数的10.60%。对王祥龙实际控制的单一持股比例。当股票价格低的时候,为什么持有人想转换?9月27日,新京报记者就可转债占总股本比例偏高的相关事宜致电LEO秘书处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该事件暂时未影响公司的控制权,应以公告为准。从股价走势看,2月底以来,利奥股份走出一波行情,并在短短几个月内(3月6日至6月3日)收于2元以上。2019年第二季度,利奥的债务互换因股权互换减少1.03亿元。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可转债余额为1.81亿元。去年共提出商誉减值18亿元,2012年,紧随其后的雷克萨斯和暴风集团的利奥股份净利润下降超过60%。年报显示,2012年,公司通过并购积极推进产品转型升级,拓宽了业务领域。公司已进入水利、电力、矿山冶金、石化四大工业泵领域。此后,以泵产品制造为主营业务的利奥股份因媒体的跨境收购而引起市场关注。然而,延伸并购的弊端在2018年开始显现。2018年底,数字营销带来的业务收入占总业务收入的比重超过80%。但报告期内,利奥股份被预留商誉减值18.09亿元,也吞噬了利润。2018年,其对母亲的净回报为18.6亿元。除了商誉较高外,应收账款在总资产中所占比例也相当高。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利奥股份应收账款余额44.72亿元,占总资产的31.55%。截至2019年6月30日,利奥股份应收账款余额46.97亿元。在2019年半年报公布的前五笔应收账款中,利奥股份的主要客户包括恒大、苏宁、汽车和吉利汽车,但期末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高达1.01亿元。其中,疯牛传媒(有限)有限公司,音乐网络信息技术,音乐作为品牌营销策划。本公司及莱普诺夫水泵系统(上海)有限公司因资信状况严重恶化,实际发生损失,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已全部入账。我们不仅踩到雷乐,风暴集团的信用恶化也影响到利奥股份应收账款的正常回收。2019年上半年,由于债务人信用状况严重恶化,BB贸易有限公司、暴风集团等21家单位共有850.56万股、900股预计无法收回。联合信用评级发布的评级报告显示,网络营销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市场竞争相对充分。目前,本次收购的重要子公司较多,且被收购子公司业务交叉。公司互联网业务更依赖于主要合作媒体,利润的主要来源是媒体回报。欧股的盈利能力和经营业绩影响较大。中介机构也注意到缺乏内部控制。2018年,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利奥股份(含2018年)及全资子公司万盛伟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内控鉴证报告,对供应商预付媒体购买资金的资金审批控制不严,导致2018年12月31日形成应收账款供应商。2500万元。7月3日,利奥股份得到救助基金的帮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向荣拟将公司2.12亿股(占总股本的3.19%)股权转让给浙江台州新创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