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刑法必须对证券市场提出建议,加强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尽快引入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近日,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发布的《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投资者保护白皮书》显示,2018年,证监会行政处罚委员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项,比去年同期增长38.39%;罚没金额106.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2.28%;市场禁入人数为21/50,禁入人数增长13.64%。证监会对市场违规行为的处罚,有利于震慑违规者,保护投资者权益。2018年,行政处罚决定、罚款数额和禁止入市人数逐年增加。一方面,体现了监管部门在打击市场违法违规行为方面的努力,也体现了监管部门对违法失信行为的“零”容忍态度。另一方面,也表明市场违规和违法行为仍然呈现高发态势。违法行为仍需严厉打击和严惩。此外,数据的增长也显示出投资者保护方面的差距。加强对投资者的保护,一直是监管部门日常工作的重点。投资者保护不力,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和长期稳定,也不利于增强投资者信心,进而影响市场。然而,投资者权益的保护也是一大难题。

由于制度建设和市场监管等方面的缺陷,投资者保护还存在许多需要改进和完善的方面。要增强A股市场的吸引力,增强其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我们需要一个制度化、法制化的市场作为保障,投资者保护作为基础。否则,即使是近几年,外资也已经进入A股市场,并最终会放弃,这是由资本的盈利能力决定的。白皮书对保护投资者权益提出了许多建议,包括组织体系建设、注重公平有效、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压缩中介责任等。完善先行赔付制度,运用新技术、新手段做好投资者保护工作。显然,上述建议都是有效的,但个人认为,在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方面,刑法不可或缺。事实上,严厉的法律在投资者保护中的作用,已经被美国等外国市场最好地诠释。美国市场对违规者的处罚主要导致企业破产和个人信用,应予以监禁。

此外,美国市场的集体诉讼制度可以在保护投资者权益的同时,进一步增加侵权成本。事实上,我国刑法中关于严厉惩治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规定不少。例如,第一百六十条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第一百六十一条非法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第一百六十九条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第一百八十条内幕交易和披露内幕信息罪;秘密交易罪。第一百八十一条编造、散布虚假的证券、期货交易信任罪、利益罪、引诱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同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是不够的。但是,刑法的规定虽然包罗万象,但在现实中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就个人而言,一个主要原因是现行刑法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太轻。比如,新派违规行为在市场上已经很正常,但对于严重损害股东利益的责任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的处罚也很突出。这种处罚凸显了违法成本低的弊端。二是刑法的相关规定成了摆设。在实践中,并没有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因此,有必要完善刑法,加大违法成本。对触犯刑律的,也要追究刑事责任。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尽早引入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等成熟市场的经验教训,结合A股的实际情况,使集体证券诉讼制度真正成为投资者维护自身权益的利器。